当前位置:growthway.com中医复兴中医、普及中医
复兴中医、普及中医
2023-01-20

——当前医疗改革中不容忽视的一件大事

曹思源

多年来中国医疗改革的诸多方案,无论是单个方案还是综合方案,都有一个共同的缺憾,就是在其视野中未能对中医给予应有的重视。然而,中国离不开中医,如果中医灭亡,不仅医疗改革必然失败,而且中华民族的健康事业将陷于灭顶之灾。

一、中医的优势

中医学是中国原创性的医学,与中华民族历史一样悠久,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从西汉以来的2000多年中,中国发生320多次瘟疫(急性传染病),正是由于中医药的防治,使疫情得到了有效的控制,才使中国从未出现过像欧洲那样动辄上千万人暴死的悲剧。

1、中医的最大优势是费用低

与西医相比,中医的一大优势是简、便、廉、验。“简”是指中医能化繁为简,只需望闻问切即可确定病情,辨证论治,所谓“大道至简”;“便”是可以就地取材以及所施手法方便,一根针、一把草,也能治病救人;“廉”是中医治疗费用少,往往是西医治疗费用的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;“验”则是中医疗效好,几千年来中华民族人丁兴旺就是明证,几十年来中医治疗乙脑、流行性出血热、SARS、艾滋病也是明证。

在疗效好的前提下,尽可能降低医疗费用,是中国医疗体制改革中不能不优先考虑的一个选项。

据世界卫生组织2004年《WorldHealthReport》和官方汇率计算,2001年,占全球人口21.0%的中国所消耗的卫生总费用,只占全世界卫生费用总额的2.1%,而中国的人均预期寿命已达到71.4岁,比全世界平均水平67.3岁高出4岁多。基本原因之一就是中医药在我国医疗卫生事业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中医不仅用药,还有各种非药物疗法:砭、针、灸、导引按跷、拔罐、刮痧、按摩、点穴等等。中医这些非药物疗法人人可以学会,而且可以应对各种疾病,群众也可以在医生指导下用非药物疗法自我治疗和保健。这尤其适合老龄化的中国。老年人的花费约占全国医疗费用的80%,中医药治疗辅以非药物疗法,在少花钱的情况下,可以满足老年人对常见病、多发病的医疗需要和日常强身健体的需要,提高老人们晚年生活质量。

据贵阳调研,对于骨折,贵阳中医学院附院不必各种仪器设备,只需手法治疗,不过二三百元;而手术治疗,少则两三千元,还需卧床三个月。山西运城的崔扣狮、河南邓州的马宇振治疗癌症效果极佳,费用最多只需万元;西医手术、放疗、化疗治疗癌症,少则二三十万。此外,著名演员付彪在换肝前,其医疗小组曾请教天津中医学院哈孝贤教授,哈教授说,不必手术,可以用中医治疗,两三万元即可;但最后采用手术,花了200万,也没解决问题,人还是走了。台湾郭台铭先生为其弟治白血病,移植骨髓,最终失败,花费巨资数以亿计。西医诊治费用日益高涨,西方国家尚且高呼承受不起,更不用说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了。

中西医治疗费用之悬殊,我们不妨通过白血病来算一笔账:目前中国有白血病患者400万,每年新增4万。中医疗法,每人只需人民币几千元,最多一万元,400万人最多只需400亿元;而西医治疗一例白血病则需20—40万元,按平均每人30万元计,400万人便要花12000亿元。这12000亿元是个什么概念呢?它是2005年我国文教、科学、卫生支出总费用6104亿元的两倍!形象地说,如果全中国一年到头不搞文化教育,不搞科研,也不治别的病,国家全部教科文卫经费专供西医治白血病这一项,也还远远不够啊!

换句话说,在中国若不发挥中医的作用,任何医疗改革都难免要在经济上陷于破产。

2、中医讲究养生保健,防病得法

20世纪初曾在北京协和医院工作的美国教授兰安生有一句名言:“一盎司的预防胜过一磅的治疗”,意思是说这二者的投资效益相差16倍之多。而中医几千年来就讲究“上医医未病之病,中医医欲病之病,下医医已病之病”,不仅是防病于未然,更是养生保健,使人健康长寿。

3、中医是急性传染病的克星

迄今为止,西医对病毒性传染病,如SARS、艾滋病等,没有有效疗法。西医要杀灭病毒,苦于找不到合适药物。疫苗似乎是个好的预防办法;遗憾的是,病毒变异太快,疫苗研制无法跟上病毒的变异,且疫苗有毒副作用。

中医不把重点放在杀灭病毒上,而主张调动人体的自康复能力,使病毒失去生存环境。因此,中医治疗从来不怕病毒,只需扶正祛邪而已。中医这一优势是世界其他医学所不具备的。

1956年,石家庄流行乙型脑炎,师仲景法用白虎汤,疗效超过世界水平;次年唐山、北京又流行乙型脑炎,蒲辅周老先生让在白虎汤基础上增加一味苍术,死亡率又从30%下降到10%以下;1958年,广州流行乙型脑炎,中医疗效亦达90%,而且无后遗症;60年代广州麻疹流行,死婴不少,用透疹清热之法,死亡病例即被制止。

2003年SARS暴发期间,全球平均病死率11%,中国内地为7%,台湾为27%,香港和新加坡均为17%;因中医的介入,中国内地SARS的病死率大大低于其它国家和地区。由于广州中医介入SARS最早最深,广州SARS死亡率仅3.4%。

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一院治疗48例SARS病人,采用中医疗法治愈,始终未用呼吸机,创造了三个“零”的奇迹:零死亡,零转院,零感染。

由于大量使用激素等药物,西医治疗的SARS病人患肺部纤维化和骨坏死病的人至少1/3以上,以中医为主治疗的病人至今尚未发现特别的后遗症。

二、中医濒危

毫无疑问,中医是中国的国宝,它是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健康与文明的保护神。然而,时至今日,它自己却濒临死亡。

中华民国初年,全国人口4亿,有中医80万人,平均每万人有20名中医医生;1949年全国5.4亿人口,有中医50万人,平均每万人有9名中医医生;如今呢,中国13亿人口,只有27万中医医生,每万人的中医医生已下降到只有2人。呜乎!不过百年,人均中医已减少了90%!其中最厉害的时期,是执行“中西医结合”的半个世纪。钱学森老先生曾给前卫生部长崔月犁写信谈及“中西医结合”,他说“现在的情况是西医吃掉中医”。此话切中时弊!

中医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,现在必须抢救中医,才能保证中华民族的健康与发展。

三、复兴中医、普及中医

为了13亿人的利益,我们需要复兴中医、普及中医。当前医疗改革中,这两个过程须同步进行。中医要在复兴中普及,在普及中复兴。

建议主要采取以下四项措施:

1、在全国每个行政村和每个城市社区配备一名中医全科医生

目前全国基层组织,农村有行政村64万个,平均每村1151人;城市有社区8万个,平均每个社区7213人。在城乡基层组织中配备全科医生,是建立公共卫生服务体系的当务之急。由于中医本来就讲究人的身心合一的整体论,全科医学恰恰是中医的长处,中医医生容易适应全科医生工作。

此外,在全国农村每个乡镇和城市每个街道至少建立一个中医院。

目前全国乡镇和街道办事处共有41040个,应建4.1万个中医院;按每个中医院平均配10名医生计算,共需配备中医医生41万人。

据《中国统计年鉴》资料,2005年全国共有卫生机构30万个(其中医院、卫生院6万个),卫生机构人员562万(其中医生199.5万人,包括西医医生170余万人),政府预算卫生经费支出为1552.5亿元。

参照2005年的情况,在前述措施中,新增中医医生113万人,新建中医院4.1万个,由国家财政预算增拨卫生经费1000亿元专项予以安排,是有可行性的。

2、在未来三五年之内按多元化模式兴办三五十所中医药院校。可以民办,可以地方办,也可以国家办。同时允许中医带徒,鼓励中医师承、家传、自学的成才之路,高效率地培养中医人才。争取在五年之内全国人均中医比例恢复到一百年前的水平:2‰,即全国有260万名中医医生。

3、改革中医管理体制

中医与西医是完全不同的两套医疗保健体系,各有其内在发展规律,二者不能相互取代。当务之急是要有五个改变:

改变用西医药的管理方式管理中医药;

改变用西医药的标准衡量中医药;

改变用西医药的思路规划中医药的科研;

改变用西医的培养方法培养中医人才;

改变用西医的考核办法考核中医医生。

4、普及中医药知识

建议各级中医药管理局组建讲师团,征求志愿者,到农村推广非药物疗法,为农村培养一批懂得非药物疗法的乡村医生。

建议在小学“自然常识”课本和中学“生理卫生”课本中,安排不同程度的中医保健知识。同时在中小学推广中医的养生体育,如五禽戏、八段锦,养生十三法等等锻炼方法,有助于提高国民的身体素质。

目前中央电视台海外频道开设的《中华医药》栏目已深受海外观众欢迎,有极高的收视率。建议面向国内观众,各电视台、广播电台、纸面媒体和网络媒体开设更多、更为生动活泼的中医常识专栏,将中医药的技术、效果及其魅力展现出来,让国人了解中医药与中华民族生生不息之间的关系,了解中医的养生保健知识。这有助于扩大中医知识在民间的运用,更好地为百姓健康服务。与此同时,中医药也能获得更广泛的群众支持,以利于焕发其生命力。

[AppendContent]

小编推荐:

利用中医方法治疗肩周炎

颈肩腰腿疼的治疗

对艾滋病有好处的中药方剂

(责任编辑:zxwq)